申博娱乐开户加盟 > 其他小说 > 北颂 > 第0420章 石破天惊,圣贤出世

本文地址:http://www.nsbsb88.com/cbook_22840/420.html
文章摘要:游戏体验,火舞长空神级力量却能爆发出虚神巅峰,这黑雾是有实质一个电话把我叫起来小子。

北颂由笔趣阁(m.www.nsbsb8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各国使节、各番邦使节,恭敬的献上贺礼。www.biquge001.com
    喜滋滋的拿回了回礼清单。
    寇季对此,有异议,却没有宣之于口。
    怕搅乱了赵祯的婚事。
    一场婚事过半。
    延福宫内上上下下,皆得了好处。
    众人流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唯有刘娥。
    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曹氏女做了皇后,对她而言,是一个麻烦,一个障碍。
    曹皇后背后拥有强大的外戚支持,不是她可以任意拿捏的。
    她要对付曹皇后,让曹皇后听她的,就必须同时对付曹家上上下下,还有那些附庸在曹家门下的小家族。
    在汴京城,曹家只是诸多将门中的一家,平日里也很少显山露水。
    可在曹家祖籍所在的真定灵寿。
    曹家的土地占据了大半个灵寿县。
    世人称之为真定曹氏。
    曹家的影响力,遍布真定。
    真定境内曹氏嫡系、旁系,子弟众多。
    曹家纵然被朝廷打压的片瓦不剩,也能凭借着真定曹氏的影响力,瞬间拉起一支数万人的队伍。
    这也是为何曹玮在知道了寇准三人有意裁撤中原腹地内厢军的时候,敢痛快的向寇准投诚的原因。
    寇季当年在真定境内闹了一场,没有兴起大的风波。
    除了吕夷简及时出现在真定帮忙以外,曹氏在背后也出了不少力。
    如此庞大的家族。
    如此有影响力的家族。
    不是刘娥想对付,就能对付的。
    从这一点上,也不难看出。
    刘娥其实根基很浅。
    除了自身拥有的身份地位外,几乎没有多少力量是她可以借助的。
    这也是为何寇准、寇季等人几次发难,刘娥只能退避三舍的原因。
    刘亨所在的刘家,在刘娥多此扶持下,虽然有了一些底蕴,但仍旧不能成为刘娥最大的助力。
    若是刘家是堪比曹家的顶级家族。
    那寇准、寇季等人对刘娥发难的时候,刘娥完全可以借助家族的力量,聚拢朝臣,勇猛的反击。
    又或者借助家族的力量,四处捣乱,给寇准、寇季等人造成麻烦,迫使他们放弃对付自己。
    如今。
    曹氏女成了皇后,成了她在宫内的一大障碍,她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等她重临朝堂以后,再找机会拨乱反正。
    陈琳在延福宫的流程走完了以后,迈步走到了御阶前,准备宣告,大宴群臣。
    却见寇准缓缓从寇公车上站起身,整理着衣冠。
    陈琳赶忙道:“寇太师,您这是……”
    寇准整理了衣冠以后,迈步下了御阶,走到了正中。
    宫内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各国各番邦使节见此,目光齐齐落在寇准身上。
    寇准面色肃穆的对赵祯深深一礼。
    赵祯下意识站起身,“太师……这是何意?”
    刘娥半眯起眼,盯着寇准,不知道寇准要闹什么幺蛾子。
    宫内的人,一大半也是这种心思。
    寇准躬着身,朗声道:“老臣有话要说……”
    刘娥不等赵祯开口询问,抢先一步道:“太师有话,可以等官家大婚过后再说。”
    寇准摇头,继续说道:“老臣有些话,必须现在说。”
    刘娥冷哼一声,喝斥道:“寇准,官家大婚,乃是天大的事情。你若搅乱了官家的婚事,哀家就只能请满朝文武一起,向你问责。”
    刘娥也聪明。
    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没办法干涉朝政,所以就在说话的时候,刻意加上了满朝文武。
    寇准对此充耳不闻,也不等赵祯宣一声平身,就缓缓直起身,低声笑道:“老臣依稀记得,大中祥符三年,春日,一声啼哭,在皇宫内响起。
    满朝文武,为此沸腾,举国上下,为此欢呼。
    先帝拉着老臣,喜极而泣。
    老臣亦是如此……”
    “……”
    寇准絮絮叨叨的说着过往。
    说到情深处,两眼含泪。
    宫中众人。
    有人觉得寇准情深意切。
    有人觉得寇准惺惺作态。
    寇准对此没有理会,继续说着。
    “老臣一生无子,入仕以来,几起几落,也没有慌乱过,可当那小小的人儿被先帝递到老臣怀里的时候,老臣手足无措……”
    “老臣是官家第一位先生,却没教导过官家几日……再官家唤老臣为先生以后,没过几日,老臣就遭贬出京……但官家当年,站在老臣面前,喊老臣一声先生的景象,老臣至今仍旧记得……”
    “……”
    寇准的话很长,细数着昔日跟赵祯的过往。
    自己说的热泪盈眶。
    赵祯听着也热泪盈眶。
    宫中众人,不解其意。
    不明白寇准为何在今日,要说这些。
    但也没人打扰他。
    只是静静的看着。
    唯有寇季一人,暗叹了一声。
    “先帝临危之际,托孤于老臣,许老臣总摄国政之权……老臣深知先帝隆恩,不敢怠慢,战战兢兢,护着官家直至今日,虽几经波折,几经磨难,但却平平安安、稳稳当当的护着官家……”
    寇准继续说着。
    可宫中众人,却已经听出了不对味。
    有机敏者,已经猜出了寇准的心思。
    双眼瞪的愣圆,直愣愣的盯着寇准,不肯挪开一丝一毫。
    有性子急躁者,诸如李迪、王曾。
    当即开口。
    “寇兄……”
    “寇兄……”
    刘娥、王钦若、赵元俨、晏殊,瞪目结舌,直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唯有躲在暗处偷窥的夏竦,紧咬着牙关,双眼充血,双拳紧握,纵然指甲陷进了肉里,也浑然未觉。
    寇准抬手,制止了王曾、李迪二人开口,继续讲道:“老臣协助官家理政期间,罢提刑司、裁将作监、清查天下奸佞、整顿厢军内政、推行新型农具,虽未及全功,却也让国库变得充足、百姓变得富裕……”
    寇准仰起头,眼中含着泪,盯着赵祯,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足以震惊古今、震惊天下的话。
    “如今官家成婚,依然成年,有亲政之能,老臣也可以还政于官家,归乡养老,全君臣之义……”
    寇准摘下了头上的官帽,双手捧着,放在地上,高声大喊。
    “臣寇准,乞骸骨!”
    天地间,为之一静。
    寇准的声音响彻宫殿内外。
    直冲九霄。
    宫中众人闻言,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一个个垂着下巴,嘴巴大大的张着,像是听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一样。
    确实难以置信。
    在场的,皆是手握权力的人。
    知道权力的魅力有多大。
    也知道寇准手里握着的权力有多么诱人。
    他们扪心自问,若是让他们掌控了跟寇准一样的权力,谁也不会放下,甚至想要的更多。
    纵观天下,那些掌权的人,也没有几人能够放下。
    纵观古今,执掌天下权多年,在无人逼迫的情况下,甘愿放下的,也寥寥无几。
    而那些能在执掌了天下权多年以后,能甘愿放下的人。
    无一不是圣贤。
    足以名垂青史。
    受万万人敬仰百年、千年、万年的圣贤。
    宫中众人在长久的沉默以后,缓缓回神,齐齐看向了站在龙椅前,眼含热泪,一脸震惊的赵祯。
    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赵祯的回答。
    赵祯若允。
    那一位圣贤,就此诞生。
    赵祯若不允。
    那一段佳话,就此诞生。
    但前者,远比后者更惊人。
    赵祯眼含热泪,几次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曹皇后起身,从后面握住了赵祯的手,让赵祯回神的同时,给了赵祯勇气。
    赵祯感激了对曹皇后点点头,目光落在寇准身上,略微颤抖的道:“朕……朕……不允……”
    宫中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心头没由来的有生出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失望。
    精神一直紧绷着的王曾、李迪、刘娥、王钦若、夏竦等人,也齐齐松了一口气。
    他们心头,各自生出了一些窃喜。
    只是各自窃喜的目的不同。
    王曾、李迪二人窃喜,是因为赵祯驳回了寇准的奏请,寇准就能继续在朝堂上,主持大局,继续主持推行裁撤中原腹地厢军事宜。
    刘娥、王钦若、夏竦等人窃喜,是因为,寇准继续留在朝堂上,他们才有机会继续对付寇准。寇准今日若是离开了朝堂,那么他势必会被朝野上下奉为圣贤。
    一位活着的圣贤,在人们心里的地位,游戏体验:远比官家赵祯还要高几分。
    若是有人谋害一位活着的圣贤,必然会被百姓们组成的汪洋大海给淹死。
    有无数人,愿意为一位圣贤,献出生命。
    有无数人,愿意追随一位圣贤左右。
    寇准并没有因为赵祯的不允而离开,反而缓缓跪下,以最谦卑的姿态,跪在了赵祯面前。
    赵祯赶忙跑下龙椅去扶,寇准却怎么也不肯起。
    寇准见赵祯眼含热泪,心里也火热,便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安慰赵祯道:“官家,老臣已经年迈,如今头晕眼花,一些重要的事情,刚看过,转眼就记不起。
    难道官家要让老臣这头老牛,死在任上不可?
    那样的话,有损官家威名。
    老臣为大宋江山,操劳半生,如今也想偷个闲,以田园为乐,以儿孙为乐。
    老臣今日请辞,也希望给后来者一个榜样,这是老臣现在唯一能为官家做的了。
    万望官家恩准。”
    赵祯拽着寇准的衣袖,哭诉道:“寇公,朕还需要你从旁扶持,朕还需要你耳提面命……”
    寇准淡然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舒缓、愉悦。
    兴许是有些话说出来了,收不回去,也就看开了……
    “官家若不答应,老臣就只能跪死在此处……”
    寇准说完这话,瞥着站在一旁不远处的寇季,喊道:“老夫已经跪下了,你好意思站着,过来陪老夫一起跪着。
    今日官家若是不答应,你也得陪着老夫跪死在此处。”
    让寇准乞骸骨,是寇季的建议。
    在寇季多番劝诫下,寇准才克服了心里对权力的贪欲,决定乞骸骨。
    虽说寇准在当众说出了乞骸骨以后,已经看开了。
    但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怨言。
    寇季心里嘀咕了一声。
    乖巧的走到了寇准身边跪下。
    怂恿寇准乞骸骨,就是寇季对付刘娥等人谋划最绝佳的方法。
    刘娥等人的谋划,一切都建立在寇准还在朝堂上,还掌握着大权的基础上。
    一旦寇准离开了朝堂。
    刘娥等人对付寇准的谋划不攻自破。
    或许有人会觉得。
    寇季怂恿寇准乞骸骨,有些愚蠢。
    但寇季不这么认为。
    有些人,离开了朝堂以后,权力反而会变得更大,影响力会变得更广。
    寇准就是这一类人。
    今日寇准请辞若是被恩准了。
    以后寇准就可以在大宋朝横着走。
    谁碰见了,都得供着。
    纵然指着所有人鼻子破口大骂,也无人敢反驳。
    纵然公然开口指责赵祯,也无人会问罪于他。
    有些人或许会觉得。
    寇准离开了朝堂以后,没有了权力,就没办法干涉朝堂上的政事。
    寇季却不这么认为。
    寇准一旦离开了朝堂,成为了天下万人敬仰的一代贤相。
    那么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朝野上下都得重视。
    他将会化身成为民意的代表。
    有句话叫无欲则刚。
    对寇准而言,无权则刚。
    寇季之所以敢鼓动着寇准乞骸骨,也是看到了这一点。
    这一点在朝野上下,比比皆是,却无人应用在朝堂之上。
    比如民间的豪门大户。
    名义上是家主掌家,可实际上,背后的那些家主母亲,可以随心所欲的插手家事。
    比如赵祯、刘娥。
    赵祯身为皇帝,可以执掌天下。
    刘娥却可以在背后,干涉朝政。
    再比如。
    向敏中、马元方等人。
    虽然已经退隐,但一样可以随时跳出来,干涉朝政。
    偏偏别人还不好对付他们。
    一对付他们,就会引起朝野上下敌视。
    随着赵祯年龄越来越大,寇准越来越老迈,以后寇准在朝堂上的权柄,也会越来越小。
    与其等到赵祯掌权以后,请寇准下台,还不如在最光荣的时候退出朝堂,做一个隐相来的痛快。
    寇准又不姓赵,只要不造反,纵然权柄再高,也没办法接替赵祯,成为大宋的主人。
    下台是迟早的,还不如选择一个最有利的时机下台。
    在这个时候下台,赵祯真的会给寇准加一些虚衔让寇准离开?
    明显不会。
    纵然赵祯愿意,满朝文武也不愿意。
    所以赵祯会给寇准很多……
    多过寇准现在所拥有的……

笔趣阁(m.www.nsbsb8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北颂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www.nsbsb88.com

金顺游戏忘记密码 澳门美高梅娱乐能赢钱吗 尊龙线上娱乐 如意坊娱乐平台 申博娱乐开户加盟
abc彩票平台 澳门利高登入 优发女优AB亚洲 美高梅高返水日结 新注册送白菜提款
北京娱乐城 云鼎国际管理登入 申博太阳城老虎机 888真人娱乐官网登入 U宝游戏导航
圣淘沙战略合作伙伴 斯诺克即时比分app 澳门申博直营官网 优游娱乐 体育彩票网上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