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娱乐开户加盟 > 其他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们赢了,当贺

利盈官方网站: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们赢了,当贺


本文地址:http://www.nsbsb88.com/cbook_22736/1626.html
文章摘要:利盈官方网站, 奥特拉而后老老实实回答道在说话 明显比刚才好多了等何林修炼完毕。

打造超玄幻由笔趣阁(m.www.nsbsb8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虚无天,宛若化作了江中大潮。
无数的潮水在涌动之间,像是一条白色匹练横亘,浩浩荡荡从远处席卷而来。
规则如潮!
密密麻麻的如刀的规则,汇聚成了一阵大潮,席卷而过。
非虚无天的生灵,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一股头皮发麻的灭顶灾厄!
比起之前的规则如刀,这一次的规则如潮,杀伐则是更加的恐怖,原本合体境和渡劫境的大能,尚且能够在规则的压制下,穿行于虚无天。
然而,这一次的规则爆发,则是完全无视了这规矩。
仿佛是因为古帝帝兵“太上炉”压制了规则的原因。
虚无天中的规则就像是一根弹簧,之前被压的有多沉,此刻爆发的就有多强烈!
噗嗤!
噗嗤!
凄厉的惨嚎响彻虚无天的每一个角落。
一位位侵入虚无天中的强者,肉身被可怕的规则潮水给扫荡。
比起时间长河的可怕,规则之力的抹杀,则是残酷。
血肉一点一点的消失,像是千刀万剐一般,元神则是被一柄利锥扎入,狠狠的剜动。
哪怕是大能层次的修行者,早已无惧苦痛的修行人在这一刻也发出捂住而绝望的凄厉惨嚎。
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惨嚎。
平阳天外。
血煞天、元磁天和平阳天的各个高武世界的圣地圣主浑身在瑟瑟发抖。
眼前的一幕,简直是末日一般的景象。
生命仿佛没有价值似的了。
一朵朵灿烂的生命之花在凋零。
虚无天仿佛沦为了一片屠戮场。
屠戮的还是来自上界的高贵生灵,当然,也有一些入虚无天中的下三重天修行者痛苦的被规则抹杀。
“谁说血衣出世如杀神再现,这五凰圣主……才更像是杀人如麻的魔头!”
有圣地圣主瑟瑟发抖的开口。
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在了那一道漂浮在空中,黑发苍劲,衣衫猎猎,背后生着银翼的少年身上。
冷酷少年,才是导致这场杀劫的罪魁祸首。
谁都不曾想到,血衣顾茫然的确出世了,但是造成最大杀劫的,竟然不是他。
神子断了一臂,魔气在不断的让他的断臂崩溃,他满脸是血,浑身冰冷。
他差点就要被打爆了。
若非仗着特殊体质。
陆番第一拳,打爆的就不仅仅是他的手臂,而是他整个人。
五凰圣主……
到底什么实力?!
神子满脸惊恐。
“给我开!”
他的身上,荡出了可怕的能量,欲要撕裂那“者”字阵言。
“该死的司徒鬼!”
神子低吼万分。
他怒啊。
若非司徒鬼献上的这什么“者”字阵言,陆番根本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他瞬移的底牌。
而此刻,这阵言,却是成了封困他的牢笼!
血液洒过他的眼,视线冰冷的扫向那司徒鬼。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司徒鬼在规则下,身躯寸寸惨嚎着寂灭的画面。
他心中一抖。
“不,我不想死!”
神子终于惶恐了。
虚无天,这个埋葬过至强者的地方,让神子内心的惧意无可抑制的疯涨!
然而,他并不是什么阵法大师。
他无法破开这大阵!
魔主陆番平静的漂浮在虚无天中,背后的金属双翼轻轻的拍打。
失去了三位仙宿强者的支撑,那“太上炉”开始不断的下坠。
轰轰轰!
隐隐约约之间,虚无之下,仿佛撕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欲要将那帝兵给吞噬。
魔主陆番,魔气缠绕,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他看着那虚无天中撕裂开的可怕口子,眼底深处有凝重在涌动。
虚无天背后,可能有一片可怕的地方。
皮包骨的血衣将军顾茫然也漂浮在空中,对于这古帝兵,没有任何的心动。
虽然是一件在整个九重天中无比重要的宝物。
可是,陆番和顾茫然却都没有任何想要据为己有的心思。
轰!
蓦地。
就在太上炉即将要坠落深渊之时。
隐隐有可怕的帝威弥漫开。
火炉冲霄而起。
那被规则剐去半边身的身子咳着血,整个人凄惨万分。
他唤来帝兵炉,躲入其中,罩住了他的半边身躯。
无穷无尽的规则,仿佛大江之上绵延不绝的浪潮,狠狠的拍打在炉壁上。
悠扬的震动之声传开。
“这样都不死,帝兵可保他?”
陆番蹙眉。
“死不了,堂堂一族神子,岂能轻易死。”
顾茫然骨瘦如柴,声音却充满了磁性,道。
“老齐死了,他为什么不死。”
陆番目光漠然。
下一刻,背后金属双翼一抖。
整个人竟是在虚无天中划过一道弧度,无数的身影在空中拉扯而出。
竟是刹那间有成千上万个陆番,如花朵般盛放。
他出现在了躲在帝兵中的神子。
“规则弄不死你,那便打死你。”
魔主陆番道。
一拳猛地砸出。
元神之力,混沌之力以及恐怖的道意,同时迸发!
拳头,又一次砸在了帝兵圆炉之上!
咚!
恐怖的道与理交织出来的锋芒迸发。
凤翎剑拆散为九,盘旋着挡在他的身前。
陆番在虚无中横移出数百丈。
拳打帝兵,哪怕是处于沉睡中的帝兵,也不能遭受如此屈辱。
所以反击了。
而陆番这一拳,躲在帝兵中的神子就更惨了。
道与理交织的力量,撞击的他血肉几乎崩碎!
整个人彻底的血肉模糊。
“陆平安!”
神子凄厉的吼了起来。
他知道陆番的名字,他怒到狠狠的喊出了五凰圣主之名。
陆番则是面色冷漠。
在凤翎剑的护佑下,横跨百丈,对着古帝圆炉便是砸出数拳。
哪怕他自身遭受反弹力量。
可是,神子才是最惨那位!
顾茫然骨瘦如柴的模样微微张了张嘴……
此子,好狠。
咚咚咚!
神子凄惨,状若疯狂。
原本帝兵是他最佳的保命宝物。
而此刻,他却宛若成为封困在古钟中的可怜人。
被钟波震荡的几乎要彻底的疯狂。
陆番硬生生将神子的保命之物给搞成了催命符!
哗啦啦!
规则如潮。
一波又一波的江上大潮,一线奔涌之后,竟是裹挟着更加可怕的威势,洗刷着虚无天。
大潮从天而降,巍巍直泻!
原本还有惨嚎声时不时迭起的虚无天中,便逐渐变得死寂。
一如远古大战以来无尽岁月充斥的死寂。
咚!
悠扬的闷声传开。
仿佛一倔强的身影面对浩大耸入,宛若直冲九天的石壁,以渺小的身姿,砸出一拳又一拳。
帝兵圆炉中,神子几乎要失去意识。
远处。
顾茫然看的似笑非笑。
终于,当陆番又一拳砸下之时。
终于,帝兵爆发出恐怖到极致的威势,仿佛有部分威能复苏,又似有顶级强者隔着遥远在催动帝兵。
一袂血衣飘扬。
骨瘦如柴的血色身影,蓦地出现在陆番身后。
遥遥一指从天上甩向地下。
仿佛平地起惊雷!
似有一道刀光,从天而降。
帝兵爆发的威势,竟是被压制了下来。
“你尽管锤,锤死了算我的。”
骨瘦如柴的身影看着陆番,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
霸气相护。
魔主陆番看了一眼漂浮在空中的血衣将军顾茫然。
下一刻,背后的银刃全部拆解,纷纷漂浮在空中。
黑衫飘摇,陆番抬起手,微微侧脸,朝着那帝兵往前一指。
撕裂呼啸声迸发。
无数的银刃迸射而出,叮叮当当的全部斩在了帝兵之上。
虽然无损于帝兵,但是……
每一次碰撞,都让躲在帝兵中的神子,眼眸乱翻,口呕浓血。
陆番抬起手。
徐徐握住。
凤翎剑剑柄落入手中,尔后,剩余的八柄凤翎剑顺势堆叠。
锵锵锵!
凤翎剑遥指帝兵。
下一刻,朝着帝兵挥出一剑。
这一剑,犹如在纸上泼墨山水,剑锋即沾染汇聚在笔锋的重墨,随着挥出,洒出一个巨大的水墨弯月弧度。
黑红色的火焰剑芒,宛若弯曲的凤翎,刹那斩出!
这一剑。
陆番同样没有留余力。
他将所有的元神之力,以及混沌之力全部催动,更是将毁灭道意也掺杂其中。
这一剑,纵使三五位仙宿境,怕是都要被斩出个七零八落!
当!
剑气惊鸿。
犹如一道虹光从天际扫过,砸在了帝兵圆炉上。
恐怖的震动,自炉壁上微微扩散,以一种微不可查的弧度扩散到帝兵的浑身。
而躲在其中的神子,肉身直接被震为了一滩肉泥。
他……太惨了。
“放肆!!”
蓦地!
犹如惊鸿冲九霄。
平阳天外,惊雷滚滚,恐怖的气机,让无尽生灵匍匐。
有强者恐怖元神如风暴袭来。
像是一头不怕死的野狼,径直的撞入虚无天中。
“屡犯帝兵,让古帝颜面何存?!”
话如奔雷!
一只可怕的手掌,仿佛完全由仙气交织而成的手掌,拍在了“者”字阵言形成的罩子上。
罩子支离破碎,“者”字阵言,消失不见。
那大手,则是再度径直的拍入了虚无天中。
轰轰轰!
如潮的规则,再度沸腾。
密密麻麻的规则,竟是交织成了一头可怕的兽首。
撕咬向那巨大的手掌!
陆番蹙眉,那拍入虚无天中的一掌,竟是给他一种无可匹敌的压迫感。
绝顶强者!
远超仙宿境的强者!
操控帝兵的,便是此人?
然而,面对这一掌,一身血衣的顾茫然笑了。
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似的。
骨瘦如柴的他,身上竟是爆发出惊天的威势。
他抬起手,在血衣衣袂上轻轻一挥,斩下衣袂半片角。
捏着这衣角,蓦地弹出。
衣角飞速旋转,在盘旋间,竟是有惊天刀气遮天蔽日!
轰隆隆!
刀气仿佛一条长龙,蓦地从浅滩冲起刹那充塞天地之间,整个虚无天都剩下了这道刀气!
噗嗤!
一刀竟是斩下了这遮天蔽日,流淌密密麻麻仙气的手掌手指三根。
三根交织着仙气的手指落下,血衣抬起手一吸,血色袖子仿佛内有乾坤,竟是将三根手指给裹挟。
平阳天外,有怒吼声炸响。
“好一个顾茫然!可惜你一身实力十不存一!”
“下三重天的神药我云族将尽皆收掠,你休想借神药复苏!”
“待虚无天古帝兵现世之际,便是手刃你顾茫然之时!”
血衣身影,借衣袂斩出一刀,却是嗤笑。
“不敢亲自来虚无天杀我,却借一后辈之手……”
“你这等鼠辈,我顾茫然杀之,如宰鸡。”
吼!
巨大的手臂,威能不止。
可却是被规则所化的巨兽给一口咬去半截。
剩余半截,再度幻化成手掌,抓住了古帝帝炉。
然而。
这手臂本就可以直接将帝炉拽出虚无天。
可这手臂的主人,似乎瞧见了魔气滔天将神子硬是锤成肉泥的陆番,顿时生出惊天杀机。
竟是弃下了帝炉,朝着陆番一指点来!
魔主陆番,面无表情,冷漠万分。
凤翎剑为主,银刃为辅,化作八卦阵台似的,悬浮在他的身前。
不过,那可怕强者的攻伐终究未曾落下。
因为,陆番的头顶之上,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平阳天外。
小雷音佛界的大尊,身躯俱颤,跪伏于地,抖动若筛糠,仿佛记起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
虚无天中。
血衣顾茫然骨瘦如柴的身躯也不由一颤。
陆番抬起头,诧异的盯着那裂缝。
虚无天……最大的秘密么?
可是,他却只能看到一道裂缝,仿佛将虚无天给撕开来的裂缝,至于那裂缝之后有什么,他不得而知。
那打向陆番的手臂,宛若惊弓之鸟,刹那收回。
擒住圆炉,拖曳出了虚无天,尔后,飞也似的遁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多留下一刻,便有生死危机似的。
那是怕到了极致的表现。
当陆番回首,裂缝却早已经彻底的愈合,仿佛这裂缝从未出现过,虚无天也从未有过似的。
锵锵锵!
银刃堆叠,散去了八卦阵,在陆番的身下化作千刃椅。
陆番徐徐坐下。
狂躁的魔气便纷纷压制下来,身上的黑衫,随着坐下,化作了白衫。
“那裂缝,到底是什么?”
陆番眯起了眼。
而化作巨兽的规则,也皆是崩散开来,归于平静,隐匿入虚无天的各处。
虚无天中,所有的尸骸都消失的干干净净,被彻底的清理。
然而,正是这种干净才最是让人毛骨悚然。
平阳天外。
一道道身影,呆呆站立,鸦雀无声。
谁都不曾想到。
这样浩浩荡荡的一场上界征伐,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欢喜尊者憨态可掬的脸上只剩下了恐惧。
看着那安静的悬浮在虚无天中的白衣少年,难以抑制的惊恐,不断的涌上心头。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他们也是一阵口干舌燥。
在刚才的那场腥风血雨中,他们两位衍七级圣地圣主,根本没有资格出手。
而陆番活下来了。
五凰,安然无恙。
“五凰安然,以陆圣主的脾气,下三重天怕是都要遭罪了。”
拓跋圣主,道。
与虚无天接壤的平阳天……将会很惨。
不过,组大军攻打五凰的血煞天和元磁天怕是会更惨!
血色战场上。
五凰的修行人看着一下子变得清净的虚无天,那些悬浮在虚无天中的所有尸骸都消失不见,他们一时间有些恍惚。
陆九莲周身绽放多多青莲,面色平和,徐徐吐出一口气。
竹珑安静的坐在赤龙背部,重新闭上了眼。
哪怕是他们,也不由松一口气。
战争,结束了。
五凰……胜了!
巨鲸漂浮,仙岛浮沉,本源气化作瀑布,飞流直下,轰鸣阵阵。
白玉京楼阁在氤氲中,若隐若现。
一道红芒,一道白芒掠入仙岛。
白芒散去。
少年坐椅,凭栏听风。
可是在所有五凰人眼中,这不算强壮的背影,却是给他们撑起了一片天!
巨鲸悬浮在血色战场。
众人眼前一阵恍惚。
便发现陆番端坐千刃椅,出现在了血色战场,轮子碾着染血的地,面对着众人。
少年白衣纤尘不染。
目光徐徐平视。
扫过五凰的每一个人。
笑了笑。
“我们赢了……”
“当贺。”
话语声轻轻萦绕流转,响彻每个人的耳畔,使得血色战场,肃杀的风吹停,像是阳光破开了浓云,洒下温润,融化冷簌冰雪。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求月票~..

笔趣阁(m.www.nsbsb8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www.nsbsb88.com

钻石最新优惠 澳门伟德游戏怎么玩 网赌几千块钱会被黑吗 希尔顿游戏sunbet官网 温州棋牌团购
云盈直营网站 世界杯盘囗分析 新金沙摇钱树 正规赌球 中原网址导航
申博138三公对对碰 澳门网上赌场投注1元起 澳门澳博开户注册 黄金城游戏火热pk 万博反水提现
传奇棋牌洗码 www.99sbc.com 网上申博体育 申博博彩网 澳门利高最佳选择